作者自序

 

        當我用鍵盤敲下「全文完」三個字的時候,我抬起頭看看電腦的時間,上面顯示是凌晨1點多。我Facebook的朋友上線人數已經寥寥無幾,Line的朋友大概也已經早早睡去,這時候的我,感覺不到一絲的睡意,反而有一種欣喜之感。趁著睡意尚未襲來,把咖啡豆放進研磨咖啡機裡,不消幾分鐘空氣中就瀰漫著香醇的咖啡香,再倒入鮮奶攪拌均勻,一杯咖啡與牛奶完美調和比例的拿鐵就陪伴著我繼續敲打鍵盤,寫下這篇作者自序。

 

        我愛看小說,而且是非常愛。我的話很多,而且是非常多話。有一次在Line上跟朋友聊天,他說我的話多到像是一個老頭子,每次問我一個問題,我就可以回好幾串文字給他,最後他跟我說,可不可以講重點就好?我莞爾。當我告訴我身邊周遭的朋友,我計畫要寫人生第一部小說的時候,他們每個人都說我太適合了,如果我生在古代職業一定是在天橋底下的說書人,彷彿我天生就該去說故事給別人聽的。

 

       既然想寫小說,第一個問題很快就迎面而來,要寫什麼什麼題材?歷史小說?武俠小說?懸疑小說?盜墓小說?推理小說?愛情小說?有人說歷史穿越劇正夯,我也可以來嘗試寫歷史小說題材的。恰恰相反,就是因為我是歷史系畢業的,但我最不喜歡寫的題材就是歷史小說,如果要問我原因,我想大概就是沒有fu吧。寫小說,本來就是要有fu才寫得下去,才能把一個故事好好的寫完,對吧?

 

        我把目光聚焦到了「純愛」的題材。愛情一直都是萬年不敗的梗,攤開我們的華劇,有哪一部偶像劇的主軸不是愛情呢?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想過。我在動筆之前就一直在想,原因無他,就是人與人之間扯也扯不開的「思念」。我覺得思念會不斷的累積、不斷的堆疊,造就我們對於愛情的種種想像與悸動。

 

       辛夷塢的經典愛情小說《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裡面有一句對白我特別的喜歡:曾經我們都以為自己可以為愛情死,其實愛情死不了人,它只會在最疼的地方紮上一針,讓人欲哭無淚,輾轉反側,久病成醫,百鍊成鋼。你不是風兒,我也不是沙,再纏綿也到不了天涯,擦乾了淚,明天早上,我們都要上班。

 

       是的,面對愛情帶來的遺憾,我們終究只能擦擦眼淚,告訴自己一定會好的,因為我們明天早上都要上班。於是乎我們對愛情的想像就只能寄託於「小說」或是「戲劇」,只有這樣或多或少能夠填補心中那一份永遠的遺憾吧。

 

        這部作品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了。我當初想到這個故事是兩年多前,我在成功嶺的新訓中心站夜哨的時候。黑壓壓的天空襯托明月的高高掛,北極星恆亮著,四周一點聲響都沒有,一個靜謐的深夜,故事的雛形就這樣跑進我的腦袋了。

 

        開始創作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野心太大但才能不足,故事才剛起步沒多久就面臨寫不下去的窘境,譬如說支線情節太過繁雜、人物角色的個性飄忽不定、劇情前後不連貫,種種的寫作困境我都遇到了,到最後只能選擇放棄,把文稿丟到雲端硬碟。一直到了今年七月中突然有一個靈感撞進我的腦袋,我立刻開啟了塵封兩年多的文稿檔案,一口氣刪掉了將近三分之二,我重新設計大綱、劇情編排、人物角色設定等等,就成了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個故事。

 

        前前後後耗費三個多月的文字創作,在過程中我發現我是很快樂的。該怎麼說呢?文字創作有一股我無法用言語表達的魅力,只要把我們日常再熟悉不過的文字重新排列組合,再搭配內心情感的細微轉變,它就能夠交織出一個感動人心的故事。或許,你們看完這個故事會覺得它只是一個稀鬆平常的故事,但我嘗試在每一幕場景、每一句對白、每一個情緒的轉換,去座落角色的心境,演繹著愛情的期待、悸動、喜悅、迷離、感傷。

 

        一不小心,我話多的老毛病又犯了。即使如此,我還是要謝謝兩年多前在成功嶺的那片寂靜的星空,還有今年七月中莫名撞進我腦袋的靈感。謝謝你們,才讓我遇見了這個故事。文字創作真的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現在敲打鍵盤的我,腦中浮現了下一個故事的雛形,只不過它還沒有骨架,更遑論血肉。等我為下一個故事創作好骨架,設計好血肉,我再來說給大家聽。

 

        現在你們可以泡杯香醇的咖啡,調整好一個舒服的姿勢,《一萬公里的思念距離》希望你們會喜歡。

 

 

王爺  2016.10.7  寫於桃園家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