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事事都親力親為的人,究竟是對自身能力的信任還是對人性的不信任?

 

        清晨4點多。

 

        一台保時捷918,急駛在連結大台北的中興橋上。

 

        低沈的引擎聲,劃破了屬於夜的寧靜,同時也驚醒了睡了半晌還留著口水的交通警察。

 

      「又是哪一個王八蛋亂開車,小爺我一定開你一張罰單!」停在橋邊的交通警察怒吼著。

 

        保時捷918不虧是頂級超跑,警車一陣鳴笛後,保時捷918才在路旁停了下來。然而,這台保時捷918的引擎聲還再發出轟隆轟隆的運轉聲,似乎沒有想下車接受盤查的樣子,好像只要駕駛再輕踩油門,就可以把警車遠遠的甩在後頭。

 

        憤怒的交警這才定眼一看,駕駛是一位年紀約莫不到30歲的年輕男子。這名男子先是伸手關掉旁邊正在播放電音舞曲的音響。

 

       「交警大哥,有什麼事情嗎?」我帶著些許的輕蔑口音笑笑著說。

 

       「這位先生,你剛剛超速了而且還肆意跨越雙黃線超車,必須依照交通管理法開你一張罰單,行照駕照拿出來。」交警用強硬的口氣回說。

 

      「好啊!沒有問題。感謝你替國庫的稅金把關,我想超速大概是罰8千塊,跨越雙黃線超車罰1千塊,湊個整數,我大概還可以給監理站人員1千塊的小費吧,哈哈。」說完後,我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不以為意。

 

       「這...」交警顯然頓時不知所措,答不上話來。

 

      「沒關係,如果我剛剛還有什麼違反交通規則的罰單,就麻煩你寄到這個地方給我吧。」我從胸前的口袋拿出名片盒,抽了一張名片遞給了交警。

        這是一張設計的極為簡約的名片,上面印著一個英文名字“Bryant”。頭銜則是「美商蘋果亞洲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經理」。

 

********************************************************************

      「怎麼,一大清早就在打呵欠?昨晚又跑夜店兼把妹啦?雍宇。」李士傑手拿一杯熱咖啡,佯裝敲門笑笑地走進經理辦公室,不以為意的把這邊當作自己的辦公室。

 

        阿傑是蘋果台灣分公司的副經理,也是我的大學同學兼三年多的室友。我們兩個之間,從來沒有互相道早或是互相說晚安之類的,有的是滿滿的吐槽。舉個例子來說,如果我走路跌倒了,阿傑會先哈哈大笑,絕對不會伸手把我拉起來。反之,如果阿傑睡到床鋪邊緣滾下來了,我絕對會先把這個糗樣拍照,立刻上傳Facebook

 

        有一次,阿傑因為趕期末報告到很晚,回到宿舍不到10分鐘立刻躺在床上鼾聲大作。過了一會,他突然夢遊坐起來說我要出國旅行了,旁邊憋笑的我馬上把宿舍門打開,結果就是阿傑在宿舍門口睡了一夜,直到清早被打掃的阿姨叫起床。那天早上我笑到快趴在地上了,喔不,是被阿傑扁到地上了。最後,還請阿傑吃了一個禮拜的豬肉壽喜燒鍋,彌補他身心靈受創。

 

       基於這層深厚的友誼關係和多年的默契,讓我和阿傑成為公司拓展業務的絕佳拍檔。

 

       「哈哈!全公司大概只有你會直接叫我雍宇,其他人只敢稱呼我的職稱。」我邊打呵欠邊敲著iMac的鍵盤微笑著說。

 

       「處處對員工貼心,再加上親切的笑容,這樣全公司上下的員工,就不會看到你跟看到閻羅王一樣。」阿傑攪動著咖啡和還沒融化開的奶精。

 

      「你不懂啦!看見我等於看見閻羅王,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呀,反而更能樹立權威,貫徹鐵血的工作紀律,我只在乎工作成效,其餘的我一點不想管。」我絲毫不以為意持續敲打著鍵盤。

 

        阿傑這個認識快十年的好麻吉曾經跟我說,我的名字取的很好。吳雍宇,這個名字大概是父母對孩子的期望吧,希望他能夠擁有宇宙,有誰家的父母不是這樣期待著呢?但我知道阿傑不是要誇我的名字,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提醒我擁有了名、利,為什麼還要再擁有專斷獨裁不可一世的傲氣呢?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有問過我自己,我能夠想到的答案是,這是我的武裝,有如刺蝟般的盔甲。

 

        下午會議室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氣氛。

 

        秘書剛送上來的財務報表,靜靜地躺在會議桌上,等待著被審判。

 

       「有誰能夠跟我報告為什麼這一季台灣的Macbook系列和iPhone的銷售下跌?」我手轉著筆,看著一群高階主管,面無表情地問道。

 

        此時一片靜默,因為所有公司一級主管都知道,如果這時候沒有提出一個精確的解決方案,這場會議將會開的沒完沒了。倘若有人為了趕下班因而隨便亂提一個解決方案,好一點的是會被我罵的狗血淋頭,差一點的我可能就叫你直接捲鋪蓋走人,即使我會付出高額的資遣費。在公事上,冷酷無情才能達到公司的營業目標,這是我一直堅信的原則。

 

        阿傑首先打破了會議室的沈默。

 

      「現在在亞洲區的市場諸如北京、上海、東京、香港等一線大城市都有直營的Apple Store,方便我們從銷售到售後服務一條龍的整合,同時能夠第一線接觸消費者,理解消費者的需求。然而,出了這些一線大城市,我們只有Apple優質經銷商和授權經銷商兩種通路而已,無法確實地掌握產品的銷售狀況。」說完後,阿傑便拿出各城市的銷售額比較圖表。

 

        我低著頭仔細看了銷售額比較圖表,許久才抬起頭,「副經理分析的不錯。我們必須積極在台灣拓展Apple Retail Store,譬如台北101、台北信義商圈、高雄愛河、高雄85大樓,每天絡繹不絕的遊客都是我們潛在的消費者。」

 

      「我這幾天會先到高雄附近看看推行的可行性,一周後市場行銷部再給我一份完整的評估報告。」這是一向事事親力親為的我在會議上給的最後一道指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