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 緣起當聚就聚,緣落當散就。畢竟人與人之間的緣分誰也說不得凖,緣起緣落是我們一生的課題,本就無需感傷,只能一切隨緣。

 

        記得那是一個漸漸要變冷的十一月天,那一年是2011年。我是中正大學歷史系的大四學生,距離畢業還剩下七個月。

 

      「雍宇,你認為新清史學派與傳統清史研究,最大的差異在哪裡?可以用兩到三句話,簡單的說明一下嗎?」 講台上的老師正疲勞轟炸滿腦都是兩百多年前歷史的我。

 

      「呃...老師,這個問題我覺得...」我的額頭上已經留下一顆大汗珠。      

 

        說時遲那時快。「噹噹噹」的下課鈴聲準時的敲起,老師看我似乎還沒準備好這一個問題,便順水推舟的說:「先下課去吃中飯吧!回家看資料下次上課的時候準備好,跟我報告這個問題。」

 

        我背起了沈重的包包,腦袋還在想著剛剛的問題,眼神不自覺地看看外面的世界,彷彿自己跟這個世界已經完全脫鉤了。「天啊!再這樣下去,我都覺得我是清朝人了。不管那麼多,肚子餓快死了,先找人一起去吃飯吧。」

 

        就在這麼想著的同時,我拐進了文學院的267研究室,但這間其實不是我自己的研究室。267研究室的主人叫倉鼠,當然倉鼠絕對不會是姓倉名鼠,而是因為他太愛倉鼠了,所以大家都習慣叫他倉鼠。

 

       「鼠!中午了,要不要一起去活動中心的食堂吃飯?」我特別喜歡吃中正大學校園食堂的泰式椒麻雞拌飯,所以每天中午都會固定去這家報到

 

       「好啊!我都可以。」鼠爽快地回答。

 

        鼠就是一個這樣爽快的人。她是來自中國北京的首批來台唸學位的陸生,基於對台灣的熱愛所以毅然決然選擇台灣來讀書,只要是關於台灣哪邊好玩或好吃的任何事情都抱持著好奇心。

 

      「對了!要找其他人一起來吃飯嗎?」鼠邊整理東西邊問。

 

      「好啊!」人多一起吃飯聊天這樣才熱鬧嘛。那我順便叫阿傑也一起過來好了,他現在應該還在他社科院的研究室吧!我倚靠著牆壁邊滑手機的聯絡人通訊錄。

 

        國立中正大學位於嘉義縣民雄鄉,是一個非都市化的小鄉鎮大學,但我們的校長不斷地強調中正大學應該發展鄉村型大學特色,藉此樹立學生對學校的自我認同。但中正大學地處偏僻始終是個不爭的事實,學校的右手邊是一片廣闊無際的鳳梨田,而左手邊是一大片的金桔田,離最近的民雄市區也要10分鐘左右的車程。在這種情況之下,中正大學的學生中午都會在學校的餐廳解決,晚上才會騎車去民雄市區吃飯,所以中午午餐時間通常都是最好約朋友的時間。

 

       「吼!餐廳在中午永遠是滿滿的人,連找一個位置都很困難。」阿傑看著人山人海的食堂兩手交叉在胸前無奈的說。

 

       「那桌剛好吃完有位置了!」鼠彷彿看到沙漠綠洲似的找尋到一桌空位。我、阿傑、鼠快速走到那張四人桌的空位,以免又被哪個眼尖的同學給搶走了。

 

       「開動啦!」我拿著筷子看起來就是一副要準備大快朵頤的樣子。突然間,聽見有個聲音問說,「不好意思!剩下的這個位置有人坐嗎?」

 

       「喔,沒關係啊。請坐!」鼠很開心的示意要這名同學坐下來一起用餐。

 

        「不好意思!因為等會兒要去趕下午第一節的課,實在是沒空等位置了,只好...」這位女孩有些羞澀的說。

 

        「沒關係!反正大家都是同一所的學校的學生。」我吃了一口泰式椒麻雞,酸酸辣辣恰到好處。

 

        「你是哪個系的啊?」阿傑接著問。

 

        「心理系。」這位併桌女孩回答的很簡潔,好像沒有想繼續話題的意思,快速地吃著她的中餐。

 

       大學就是這樣,大家有事沒事搞家聚、玩社團、參與學校學生會辦的種種活動,再不然用功一點的就往圖書館裡面鑽。現在的我餓得半死,眼前的泰式椒麻雞,對我來而言比較重要,所以這位偶遇的併桌女孩的來去,我絲毫不以為意,大腦的記憶容量暫時無法儲存她,我說的是「暫時」。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一種特殊的經驗,等到大四要拍畢業團體照了,才忽然驚覺身旁、前排、後排跟你一起拍照的居然是同班同學。

 

        我一直覺得啊,人一生中碰到的過客太多了,在眼前來來去去的人,我們幾乎無法在第一眼就確定眼前的這個人是過客是朋友還是羈絆一生的人。常聽有人說緣起當聚就聚,緣落當散就散。畢竟人與人之間的緣分誰也說不得凖,緣起緣落是我們一生的課題,本就無需感傷,只能一切隨緣。可是當年才大四的我又怎麼會懂得,這些像是靜思語才會說的人生智慧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