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 很多人都說緣份真的很玄,還是說那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某種聯 繫而產生的結果呢?

 

        寢室,一個小小不到十坪大的空間。

 

        阿傑正在焦頭爛額的輸入課堂報告的分數,這學期阿傑擔任他們政治系上的教學助理。美其名是教學助理,實際上就是教授的秘書兼打雜小弟,獎助學金也是少得可憐,只夠讓阿傑吃上幾頓還不錯的大餐。

 

       「雍宇,你可以幫我的忙嗎?」阿傑雙眼佈滿血絲看著滿滿要輸入的資料,轉頭向坐在後方的我發出求救。

 

        「好啊!當然沒問題。你這工作也太太操了吧!」我把電腦正在播放的湖人隊比賽Highlight按下暫停鍵,還不忘揶揄一下阿傑。

 

         「XXX85分、YYY88分、ZZZ90...」我高聲唱名政治系的課堂報告分數。突然間,我卡住lag了好幾秒。歪著頭滿臉疑惑地問,「這個字怎麼念啊?就是上面一個山和下面一個今組合成的字。」

 

      「岑。跟侯佩岑的岑一模一樣。」阿傑頭也不回淡定的解釋著,好像是他的名字一樣。

 

      「今天上課老師點名,把這個字念做山頂的山,或是直接讀成今天的今。害得這位同學都要站起來教大家唸這個字。」阿傑繼續解釋著。

 

      「然後,她就是我們上次在餐廳碰到併桌吃飯的那位女生。」阿傑向我比了一個讚的手勢。

 

       「我還聽到一個八卦,聽說要追她的人多到一拖拉庫。至少她上的這個班就有好幾個了。」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啊?該不會你...」我帶著邪惡的微笑,搖著手指。

 

        「屁啦!這個女生很開朗,又會帶團隊氣氛,一點都不像我們上次碰見她的那樣。所以今天要分組討論的時候,一堆人要跟她同一組啊,最後還是用抽籤決定的勒!」

 

      「哇!這人也太紅了吧。」我一臉就是不敢置信的表情。

 

      「可惜,你又不認識她,而且應該也很難再碰到面了吧,除非你也來上政治系的課。」阿傑搖搖頭苦笑著說出這個殘酷的現實。

 

       我模仿湖人隊的Kobe Bryant一樣舉起右手食指搖了搖,說:「如果有緣的話,或許我就會認識她。緣份這東西是很奇妙的!更何況我們是同一所學校的耶,雖然我沒有修政治系的課程,但地球本來就很圓,走一走就會碰到的啦,哈哈。」

 

       「如果你這麼想或是這麼相信虛無縹緲的緣分,我當然沒什麼意見。不過我是覺得這不太可能啊!同學。」阿傑聳聳肩。

 

      「緣份」這東西一直都很玄。

 

       其實那天在宿舍跟阿傑信誓旦旦的說,有一天有緣分的話很可能再遇見這個女孩,這也不過是我當下不經腦袋就說出來的屁話。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永遠的樂天派心態,認為什麼事情都有轉機,一切都會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然活的太辛苦了。

 

        這種樂天派的個性來其實是源自於我媽從小告訴我的一個故事。我小時候得了一種腸胃方面的怪病,讓我的生長曲線遠遠落後其他同齡的孩童,甚至醫院還一度發出了病危通知單。還好幸運地碰到一位醫術精湛的老醫師,用新研發成功的藥品把我給救回來了,不然你們就看不到這一個故事了。當我知道我還可以奇蹟存活下來的故事,就覺得連寶貴的生命都可以凹的回來,那麼人生中的每一件事情都可以保持著樂觀的心態去看待,人生不會永遠都這麼糟的。只不過按照阿傑的說法,我這個是叫做「單純」再加上「天然呆」。

 

        回歸到正題。這幾天我覺得緣份好像真的越來越玄了。

 

        一如往常,我在晚上10點學校圖書館閉館前的5分鐘,開始收拾書桌上的雜亂的清代檔案和有如精美藝術品的Macbook Pro電腦。我總是習慣一個人坐在圖書館不起眼的小角落,因為這樣可以擁有絕對的寧靜,也可以避掉來圖書館吹冷氣小聲喧嘩的人。

 

      「寫報告果然有夠累人的,資料一堆要看,看完還要歸納解讀。」我心中賭爛死狂出報告的老師。

 

        此刻,我手拿著鹽酥雞喝著木瓜牛奶坐在鹽酥雞攤的座位上。腦細胞因為唸了一天的書不知道死了多少,所以我強迫我自己不要再思考有關報告的任何事情,我這才認真看自己所處的四周環境。

 

       中正雞場鹽酥雞攤是一對和藹的中年夫妻合開的,他們人很好,總是叫我多吃一點,偶爾還會多送我一份薯條之類的,完全無視我越來越胖的身材。鹽酥雞攤旁邊是一家滷味攤,聽說滷的東西超好吃的,但我不是很喜歡吃滷味,所以也就很少去光顧。再往旁邊走是連續兩家的果汁攤,這兩家果汁攤可說是我的精神飲料,我最推薦香甜濃郁的木瓜牛奶,如果有來中正大學的人,一定要來嚐嚐我剛剛說的那幾家,前提是你不怕胖的話。

 

        其實這條中正大學正對面的大吃街開了很多賣吃的,但我熟悉的就是我剛剛說的那幾家,大概是巨蟹座的個性作祟吧,我都固定吃那幾家。比較可憐的是阿傑,因為他每次都被我拉去吃固定的餐點。

 

        鹽酥雞老闆娘又遞了一份薯條給我。我趕緊婉拒,「謝謝老闆娘,我今天已經吃很多了,再吃就會胖了,哈哈!」謝過老闆娘的好意後,我決定慢慢走回宿舍,當作是健身一下,才能對得起吃宵夜的罪惡感,然後在好好睡上一覺方為上策。

 

        夜晚的寧靜湖,恰如其名,寧靜的令人感到暇意。突然有個急促的聲音劃破了寧靜的氛圍。我轉頭一看,原來身旁走過一個女孩手中提著一大袋剛買回來的紫菜蛋花湯,沒看錯,真的是好大一袋的紫菜蛋花湯。只見她低著頭彷彿若有所思的快步走過去,似乎沒注意到身旁的我。

 

        我心中跑出一個問號,宵夜為什麼要喝紫菜蛋花湯?這個問題像顆小石子丟進池塘裡面,咚的一聲在我腦袋產生了漣漪。不過我的問號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那是我第二次見到那位併桌女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