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 淺淺微笑的酒窩,就像天使在對我微笑。

 

     雨滴一滴、兩滴、三滴規律地向下墜落,我慢慢的數著。直到最後速度快到變成直條狀的雨絲。

 

       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在將要下雨的午後,我習慣性地跑到學校圖書館附近的咖啡店,喝著拿鐵隔著几淨的玻璃欣賞雨絲曼妙的姿態。

 

      「長年不怎麼會下雨的嘉義,最近怎麼一直在下雨啊?是牛郎織女見面太多次了嗎?」我喝著一杯牛奶和咖啡完美調和比例的拿鐵貌似文青的坐在窗邊悠悠的說。

 

      「你想太多了!只是因為最近滯留鋒比較多的關係,南部自然就比較容易下雨。」

 

        我的身後傳來一句熟悉的聲音,是一個笑起來很可愛的女孩。

 

      「你那台新買的The New iPad好用嗎?我沒介紹錯吧!」我笑嘻嘻地搔搔頭說。

 

        沒錯!說話的人就是思考邏輯非常理性,完全不解我故意耍文青憂傷姿態的歐詠岑。

 

      「真的還不錯用!你對Apple的產品很有概念,但對大自然的萬事萬物卻是笨的可以,居然還會想到牛郎織女這種萬年爛梗。」詠岑一點都不客氣的戳破假文青的幻想出來的世界。

 

        說完這句話後,詠岑向咖啡店的店員點了帶有苦澀原味的黑咖啡,走向我身旁的空位坐了下來。

 

      「苦澀的黑咖啡才是咖啡最原始的香味。對了,還沒跟你說謝謝,幫我介紹了一個很好的蘋果產品。」

 

      「真的假的?原來你也很喜歡蘋果啊?那有包括富士山蘋果嗎?」我無俚頭的回答。

 

       「蛤?你說什麼?」

 

       「哈哈!沒有啦,我以為你所有關於蘋果的東西都喜歡,像是蘋果3C產品、富士山蘋果、蘋果汁、蘋果牛奶、蘋果西打,還有...

 

      「停停停!我沒有你這麼無聊好嗎?難道你以為全部的人都像你一樣這麼無聊又愛講冷笑話嗎?」詠岑表情充滿無奈。

 

      「唉!難道你一直都是這麼理性的嗎?稍微感性或幽默一下,人生會過的比較快樂喔!」我說。

 

      「....詠岑喝了一口黑咖啡,表情好像是在說沒辦法跟我溝通。

 

     「哈哈哈哈哈!」我乾笑了幾聲想化解眼前的尷尬。接著好奇地問,「那你家住哪裡啊?」

 

         「高雄。」

 

      「跟你說喔,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沒有離開過高雄,我也一直以為我會考上高雄的學校,結果事與願違跑來了嘉義。」詠岑搖搖頭苦笑著。

 

      「嘉義不好嗎?」我滿臉疑惑的問。

 

      「也不是不好。我大一剛來報到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人特別少,市區離學校大約要30分鐘左右的車程。學校右手邊是鳳梨田,左手邊是金桔田,早上還會有蟲鳴鳥叫把你叫起床。可是我覺得這是不同的體驗耶,我大概是都市小孩,鄉下俗吧!」她歪著頭,笑了笑。

 

        我發現詠岑一笑就會露出小酒窩,讓我心跳瞬間漏了好幾拍。

 

       「聽人家說呀,中正大學是好山好水好無聊!」

        

        我聽到這句「讚美」,差點沒把喝到嘴邊的拿鐵,笑到噴出來。

       

        詠岑似乎沒發現我正在努力憋笑,繼續說:「這邊卻是很適合好好努力用功讀書的地方。早上八點的課,雖然還是有些人穿著夾腳拖鞋姍姍來遲,但是面對教授提出來的問題,還是會很努力的討論。碰到好的老師,會管比較多,學習大多能跟得上老師安排的進度;要是碰到不太管你的老師,你就慘了,你就得自動自發一點。像我呀,就是屬於心理系不努力的那個人,有事沒事都在看跟室內設計相關的書,我相信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成為室內設計師的。」詠岑眨了一下眼睛,一種充滿自信的眼神。

 

        「那你畢業之後想要做什麼?」詠岑轉頭看著我。

 

        「蛤?你說什麼?」我顯然從來沒想過這個人生大哉問。

 

        「我是說你畢業後想做什麼?該不會你沒想過吧?」

 

        「喔喔...這個喔...其實呀...」我被問的支支吾吾。

 

        我有些尷尬地乾笑著,放下剛剛喝光的拿鐵胡亂的說:「未來要做什麼,就交給上帝去決定好啦,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再不然,請算命師幫我算算好了。」

 

        「算命?你相信算命嗎?」詠岑用手托著下巴。

 

         「相信啊!我之前給系上的學長算過命,他是用卜卦的。我問學長:『大學四年內,我可能交到女朋友嗎?』學長幫我卜了一卦,搖搖頭對我說:『乾卦變坤卦,卦象的意思就是各有志向、各奔東西,天時、地利都兜不上啊!』我又問學長:『那...還有人和嗎?』學長只回了我一句話:『天時、地利都沒有了,你覺得還有人和嗎?』」

 

        我聽到這些解籤的話後,天旋地轉啊,你懂什麼叫做天旋地轉嗎?從此我就叫我學長是神棍。

 

      「哈哈!你也太慘了吧?我對塔羅牌占卜很有興趣,而且過幾天在圖書館有塔羅牌占卜社的聚會,我會去,你要一起來嗎?」詠岑拍拍我的肩,好像想給我一些信心。

 

      「好啊!」我爽快的答應。

 

       上課的鐘聲響起。

 

      「好啦,我不跟你瞎扯了。我要去上我們家系主任的課,他的課我可不敢亂翹。那到時候見囉!」詠岑伸了伸懶腰,丟掉早已喝完的黑咖啡空杯子。

 

        我笑了笑,對著詠岑用力地揮了揮手。

 

        塔羅牌占卜?該不會是西洋的神棍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