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改變,就會帶來轉變,而妳是我最不想改變的習慣。

 

       楊丞琳的成名曲叫做〈曖昧〉,歌詞有一段,我覺得寫得特別好。我很喜歡這段歌詞的原因,大概是我在聽歌的時候,其實是看到歌曲中的自己。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

        何時該前進,何時該放棄

        連擁抱都沒有勇氣

 

        曖昧讓人變得貪心,直到等待失去意義

        無奈我和你,寫不出結局

        放遺憾的美麗停在這裡

       

        是的。

 

        歐詠岑就這樣莫名離開的我的世界,就像她莫名闖進我的世界一樣。雖然我的心好像被挖空了一塊,腦袋也不聽使喚的停止運轉,但我的日子還是得要繼續過下去。

 

       有人可能會問,心被挖空了一塊,再加上腦袋常常當機停止運轉,會發生什麼事?

 

        不會發生什麼事,只是會發生很多蠢事或是笑話而已。把洗面乳當牙膏用,把牙膏當作洗面乳用,這些都還算是小事而已。有一次,我從捷運公館站出發要到台北火車站,結果因為恍神就一路坐到了捷運淡水站。好吧,既然來到了淡水,就在這邊解決我的午餐。由於腦袋只清醒一下,功用是讓眼睛看到我現在人在淡水捷運站,然後它又呈現當機停止運作的情況,等到它再度開機清醒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已經走完一圈淡水老街了,然後手上拿了一串又一串的鳥蛋,花光我皮夾剩下的500塊錢。

 

       一個人上網買電影票,一個人走到信義威秀看電影,一個人點了吉拿棒和一杯可樂,一個人看完電影,一個人走出電影院才發現我根本看錯片子了。

 

        這些蠢事簡直多到族繁不及備載。

 

        阿傑這段時間常常打電話找我出來聊天,內容聊什麼我已經忘了,但我很感謝他在我面前絕口不提他和王雅琪放閃的大小事情,以免讓我繼續往死胡同裡面鑽牛角尖,現在他們兩個很努力的維持台北和嘉義的遠距離愛情。

 

       「面對現實吧!拜託你,不要再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阿傑和我坐在台北101大樓35樓的星巴克,他邊喝他的焦糖瑪奇朵邊跟我說。先解釋為什麼我們兩個會坐在這邊?很簡單,因為我們在找畢業後第一份正職的工作,想說這邊比較有地靈人傑的氣場。

 

        現實?對呀!現實就是我必須趕快找到工作,餵飽我銀行的存摺。我知道我很想念她,即使我跟她認識也不過才八個多月的時間,但她的出現已經在我心中留下深深的刻痕。

 

        只是再怎麼深的刻痕,終究還是敗給了距離。為什麼我會說敗給了距離?因為遠距離,是曖昧的兩人想繼續往前的最大障礙,無疾而終常常是它最後的宿命。人生就是如此,沒有什麼完美的,我試著安慰我自己。

 

        1萬公里的遠距離,她已經做出了選擇。我想我也必須做出選擇,不是嗎?

 

        我選擇了改變。

 

        我選擇了封閉內心的情感。

 

        我選擇了遊戲人間的感情態度。

 

        我選擇了告訴自己,從今天開始我不能再愛你。

 

        我幼稚的認為,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心中那道深深地刻痕逐漸磨平。你如果問我有效嗎?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時間能夠讓我淡忘一切。

 

        想通了這一點,我笑著搖搖頭,對阿傑說:「兄弟,我復活了!」我伸了一個懶腰。坐在我對面的阿傑眼睛瞪著好大,差點忘了要把喝在嘴巴裡的焦糖瑪奇朵吞下去。

 

        改變?我想咖啡和牛奶完美調和比例的拿鐵是我最不需要的改變。我對著被我喝完的拿鐵空杯說,「我應該要再去續一杯。」阿傑顯然不懂我內心的改變,不過他看我一臉輕鬆的樣子,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繼續喝他的焦糖瑪奇朵。

 

        我起身準備離座,想去櫃檯再續一杯拿鐵,回頭問問阿傑需要幫他續一杯焦糖瑪奇朵嗎?

 

       「拿鐵這麼甜再喝下去,你就會越來越胖啦!」阿傑搖搖頭,繼續虧我。

 

       「我覺得焦糖瑪奇朵才是越喝越胖的咖啡。」

 

        「至少比你的拿鐵好一點吧?」

 

       「最好是啦!焦糖瑪奇朵先用義式濃縮咖啡打底,再放入香草糖漿和牛奶,最上面再淋上令人發胖的焦糖醬。乍看之下色調層次分明,但最不該出現的就是焦糖醬了。焦糖醬,就像一片落葉,破壞了寧靜的湖水;就像人類製造的光害,騷擾了屬於夜的靜謐;就像一個意外的插曲,毀了完美調和比例的咖啡與牛奶。」

 

        阿傑聳聳肩,附帶了送我一個中指,看來是不想再跟我辯論下去。

 

        星巴克的櫃檯前,我總是想佇足在此,不只是因為星巴克的夥伴都有種清新脫俗的美感,我當然不是在說男性的夥伴。最重要的是,櫃檯前的空氣,瀰漫著濃郁的咖啡香,這是自己在家用研磨咖啡機,打不出來的咖啡香與記憶。

 

        我習慣性地聽其他排隊的客人都點什麼口味的咖啡,自己在心裡默默評斷這人的咖啡品味。我很無聊?對呀,我是真的滿無聊的。突然聽見身旁一位外國男子,用流利的中文點了一杯拿鐵,心中覺得這位外國人很有咖啡品味。我和外國男子的拿鐵幾乎同時做好,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好像我們在互相欣賞對方的咖啡品味。

 

        我想,每個人碰到老外就想上前攀談幾句,好像可以順便練習幾句在課本學到的英文句子,當然我也不例外。只不過,我不知道哪裡突然冒出來的勇氣,居然不是跟這位擁有極高咖啡品味的老外純聊天練英文,而是問他「請問你們公司現在有缺人嗎?」

 

        事隔多年,想起這個不知哪裡冒出來的勇氣,還是讓我感到十分訝異。這種「勇氣」很像去大學甄試,面試的時候教授問你說,為什麼想來唸我們學校或系呢?你可能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坐在對面的教授正在用狐疑的眼光等著你的答案。手捏著自己的大腿,跑出來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氣,大聲的說,因為我考試的分數就只到這裡啊!

 

        當然,這位老外不是要來面試我的教授,而是我看見他胸前的識別證上寫著「美商蘋果亞洲股份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改變,果然一切都會跟著改變,包括我和阿傑的人生就在台北101的星巴克,拐了一個好大的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