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思念一個人...

 

        如果我是天橋底下的說書人,大概會被我眼前的聽眾給掀桌吧?一條國旗圍巾居然能夠講這麼久。好,我們趕快把鏡頭切換到華山文化創意園區。

 

        一路上,我們沒多說什麼話。我試圖想找些話題,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想歐詠岑也是跟我一樣努力想找話題,避免尷尬。因為在華山文化創意園區的門口,她居然問我,我們現在來這邊幹嗎?

 

        冷風颼颼的台北街頭,時間是下午兩點半,應該是展場人潮最高峰的時候,但設計週的展場只有三三兩兩的觀眾。

 

        曲高和寡吧!我心想。台灣好像一向不怎麼關心文化、藝術、創作、設計這檔事。

 

       「你看!你看!」歐詠岑突然伸手拉著我,她像是小女孩第一次走入迪士尼樂園一般的欣喜,對眼前創意設計的作品都充滿著好奇心。

 

        眼花撩亂的創意設計作品,我看的霧煞煞,她看的很專心。偶爾還會客串導覽員幫我介紹一些別出心裁的作品。

 

      「這個作品呀,用了竹、玉、玻璃三個看似不相干的元素融入當代設計。玉石共生的設計概念,就像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是無與倫比的獨特。」她指著我身旁的三點水文化創意新發表的作品。

 

       「那這個呢?」我眼睛望向牆壁的時鐘,造型頗像是樹幹的年輪,而上面簡介只寫著漸進鐘三個字。

 

        「這個時鐘設計頗具巧思。」她滿意的點點頭,看得出來很欽佩這位設計師的創作。

 

         「巧思?在哪?我怎麼看不出來。」我不解。

 

        「這個漸進鐘的設計師利用竹片彎曲的特性,搭配我們熟悉的秒針、分針、時針設計而成。你再注意看秒針、分針與時針的末端都有一個圓點的設計,而鐘面用樹幹的年輪呈現。遠遠看,你覺得像不像行星在繞行著軌道一般,表達出時間的抽象化意象呢?」

 

        聽見她條理分明的解釋給我聽,天知道,她在美國的設計學院受過多少的專業訓練。我很想問她在美國生活的點點滴滴,只是我不知該從何問起。

 

        我們在展場繞呀繞差不多有半個小時,但大部份都是歐詠岑在跟我說這些創意設計作品的概念是什麼,真的很像是導遊與遊客的感覺。突然,歐詠岑的腳步停在一家室內設計的樣品屋前,若有所思地看了看。

 

      「這有什麼特別的嗎?跟外面建商的樣品屋不是差不多嗎?」我問。

 

       「嗯...。」她嗯了一聲走了進去,沒有理會我的問題。

 

        我跟著走了進去,隨手拿起放在旁邊的介紹文宣。映入眼簾的是頗具時尚感的老外設計師和他的設計團隊,他們獲獎的照片刊載在文宣顯眼的地方,足以說明這間樣品屋的室內設計團隊是重量級的。

 

        不過,這些獲獎無數的照片並沒有引起我的興趣,反而是文宣底下這位時尚感十足的老外設計師說明眼前樣品屋室內設計的初衷,讓我很有感觸。

 

        思念的線條,如海浪般的律動著,一點一滴的延伸出去,串起相遇與錯過的等待,連接了現代與古典的交疊。

 

        這個老外的中文真好,是我第一個想法。

 

        這個老外以思念為主軸的創作設計獨具巧思,是我第二個想法。

 

        這個老外似乎被思念的惆悵給困惑住了,才從中獲取靈感,是我第三個想法。

 

      「跳耀的線條勾勒出室內的幾何空間,海浪造型的天花板內藏著不對稱的鵝黃色燈光,灑下滿滿思念的柔和感。客廳和餐廳運用大量的玻璃帷幕和鏡面材質,營造出科技感的氛圍,把兩種看似衝突的意象的融合在一起,很不簡單喔。」她開心的跟我分享著。

 

        「你好像很喜歡這種溫暖感覺的設計?」

 

        她點點了頭。自顧自地走到展場附設的一個休憩空間找了個安靜的位置坐下,拿起了放在包包的一本畫冊。

 

        我跟了上去,坐在她的對面。

 

        展場的人本來就不多,這個休憩空間更顯得稀稀落落。

 

        籃球員隨身都會攜帶一顆籃球,魔術師隨身都會攜帶一副撲克牌,室內設計師隨身都會攜帶一本畫冊,好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歐詠岑拿起畫筆,一筆一筆勾勒出她剛剛想到的靈感,好像在雕琢精緻的藝術品一樣。我坐在旁邊不敢打擾她,深怕一個呼吸聲,就會吹飛她的靈感。看著她專注的眼神,發現我越來越喜歡她大大的眼睛,很美,比今天看到的作品都還要美。

 

       「你有沒有想過什麼是溫暖的感覺?」她正在畫一個家的室內。

 

      「是愛嗎?」我絲毫不意外她會問我這個問題,我可沒忘了歐詠岑是個典型的巨蟹座女孩。

 

      「我覺得是人與人之間扯也扯不開的思念。在大學的時候,我思念著高雄家人的溫暖;在美國加州的時候,我思念著台灣朋友的一切;在孤獨的時候,我思念著一個人。」歐詠岑依舊認真的畫著,只是最後一句話,說的很小聲。

 

       「思念著一個人是什麼意思?」我決心追問下去,沒有為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隨便說說,你就隨便聽聽就好。」她把畫好的設計圖給我看,但頭頂的鵝黃色燈光的照射在她的眼睛上,晶瑩的水珠有如鏡面的反射。

 

        說實話,其實我根本就看不懂室內設計師畫出來的草圖,我還以為我手中拿的是某一座地宮的藏寶圖。

 

        我翻閱著這本畫冊,每一幅草圖都在右下角用鉛筆清楚記載著完成的日期,2016年、2015年、2014...,我一直往前翻,就好像搭乘時光機一樣看見了她這幾年來的內心世界的變化,但我不懂她想藉由這些設計草圖表達出什麼樣的情緒。

 

        沒多久,我翻到畫冊的第一頁,雙手微微地顫抖,內心的情緒一陣翻湧。眼前的圖,不再是設計的草圖,右下角的鉛筆落款日期是20117月,也是整本畫冊我唯一看得懂的圖。

 

       這張圖的構圖非常簡單,涼亭旁的石階上坐著一個短髮的男孩和一個短髮的女孩,他們一起仰望星空,不遠處還有一台YAMAHA機車。

 

        梅山三十六彎的夜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