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人的一生,有多少依賴可以被熟悉?

       

         「我...」歐詠岑的聲音明顯的顫抖,聽得出來她很緊張。

 

         「怎麼了?怎麼了?你慢慢說,不要急。」我開始有點緊張。

 

         「我出車禍了。」

 

         「蛤?出車禍!你有沒有怎樣?現在你人在哪裡?」

 

        「我還好,只有一點擦傷和瘀青,但我好像撞到人了。我現在在台大醫院,你...可以過來一下嗎?」

 

       「好好好...你等我,我馬上到。」

 

       大家知道從淡水漁人碼頭出發到台大醫院,距離是多遠?開車的路程是多久嗎?

 

        根據導航給我的資訊,最短的捷徑是走台2乙線,再接著跑洲美快速道路,就算是這樣也要25.6公里,預計最快抵達的車程要52分鐘。

 

        賣我車用導航機的老闆,曾經跟我說,預估車程的時間當作參考就好,通常會有些許的誤差。

 

        現在的確是有誤差,不過那是我造成的,跟導航機無關。52分鐘的車程,我只用了33分鐘,一路上我不在乎我會收到多少張超速、闖紅燈的罰單。我的思緒回到了五年前她在嘉義縣公車上開的33分鐘賭局,五年後她依然是莊家,而我也在33分鐘後抵達她的身旁。

 

        急診室,來來往往焦急的眼神,彷彿都在急切尋找著可以靠岸的港口,而我一眼就能找尋到她那焦急不安的眼神。

 

      「你現在怎麼樣了?傷口會不會很痛?」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緊緊的抱著我。

 

        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微微的顫抖。這也難怪,溼冷的台北再加上她全身上下的禦寒衣物只有一件薄外套,還有一條我送給她的國旗圍巾。

 

      「你先在這邊等我一下,我去給你買熱的喝。」我指著旁邊的投幣式自動販賣機。

 

        她搖搖頭,拉著我的手。

 

      「乖,妳等我一下!」我輕輕地摸了她的頭一下。

 

        shit!自動販賣機唯一的熱飲,下面的指示燈亮了一個叉叉,表示已經全部售完了。抬頭一望,附近有一家永遠不打烊的小7便利商店,這時候看到原本隨處可見的小7便利商店,頓時感覺有如燈塔一般的存在。「呼!真的好險。」我拍拍自己的胸膛。

 

      「慢慢喝,小心燙。」我把剛買的熱飲遞給了她。

 

      「想不到你還記得我最喜歡喝黑咖啡。」她的表情看起來有點驚訝。端詳了一下手中的咖啡又說,「咦?我記得小7沒賣黑咖啡啊?」

 

      「因為這杯熱咖啡是特別為妳量身打造的。」我笑了笑。

 

      「你到底是怎麼車禍的?還有你在電話中說你好像撞到人了?」

 

      「其實也要怪我,騎車的時候還在想工作上的事情,騎著騎著沒注意到停在路旁的轎車突然把門打開。我嚇了一大跳,緊急煞車的結果就是機車打滑,然後我就滑出去了,機車擦撞到正要過馬路的小朋友。」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拿著咖啡杯的手微微地顫抖,感覺還是心有餘悸。

 

       「吼!天呀,又是一個馬路三寶,我是說那個突然開車門的人。」我忿恨不平的說著。

 

      「我覺得也要怪我騎車的時候,還在想工作上的事情才會反應不及。老天保佑,那個小朋友只是輕微的擦傷,並沒什麼大礙,已經被家長帶回家了。不久前,警察也來做過筆錄了。」

 

      「妳呀!是不是騎車的時候常常想工作的事情,再不然就放空腦袋騎車?」

 

       「對耶,你怎麼會知道?我覺得騎車超無聊的啊,要不是我租房子的附近沒有捷運站,搭公車也要轉好幾班,不然我才不會騎車上班。」

 

        她有點難為情的笑了笑。看到她會笑,我倒是放心了不少。

 

      「真的被妳打敗耶!你以後乾脆找個人專門載你上下班好了。」

 

      「哈哈!好主意喔,可是我去哪找這麼好的人啊?」她把這個問題回丟給我。

 

        我突然覺得這個話題如果再繼續聊下去,一定會很尷尬。該怎麼辦?沒怎麼辦,趕緊再找別的話題就好。

 

       「你現在要怎麼回家?」我指著被拖吊車拉到台大醫院停車場,而且已經被撞到前輪變形的機車。

 

       「搭捷運或是搭小黃囉!」

 

      「這個時間點捷運已經快收班了,而且現在這麼晚了一個女孩子搭小黃好像也不太適合。」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快深夜11點了。

 

       「我載你回家吧。」

 

        她看起來有些遲疑,看了看我,似乎內心還在考慮我的提議。

 

       「走吧!你那台前輪變形的機車也不會立刻復原的。」我拉著她的手,往停車場方向走去。

 

        她家住在松山區,我一樣開了30分鐘左右,只不過我的導航機再度出現誤差,它顯示從台大醫院出發到歐詠岑的家,只要10分鐘的車程而已。

 

        一路上,我們就像朋友一樣東聊西聊,聊什麼我也忘了,這樣氛圍的轉變說實在我也不曉得為什麼,不過我是覺得挺好的。

 

        她準備下車前,問我了一句話。

 

      「你不問我,為什麼我發生車禍會第一個找你嗎?」她的眼神好像隨時會看穿我的內心一樣。

 

        車窗緊閉著,只聽見暖氣的出風口,安靜而規律的吹出暖和的熱氣。

 

      「因為我覺得你想講的時候,自然就會跟我說。」

 

     「雍宇啊,你跟五年前相比,有自信多了。只不過你就這麼有把握,我會跟你說?」

 

      「不知道,感覺吧!」我聳聳肩。

 

      「那你的感覺真的很準。」她俏皮地笑了笑。

 

       「說真的,我也不曉得我為什麼會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你。我想那一種依賴吧,一種再熟悉不過的依賴。」說完她打開了車門,下車。

 

        我手握著方向盤,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她下車。

 

       「喂,歐詠岑!」我搖下車窗對她大喊。

 

       「從明天開始,我會載妳上下班,而且妳不可以拒絕。」

 

        「

 

        她轉過身看著我。許久,她用一句話打破了沈默,「謝謝你,雍宇 。」

 

        她的眼眶再也留不住搖搖欲墜的淚珠,像是斷了線似的一顆一顆快速地滑落,直至地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王爺

danielwu071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